抚顺新闻网—提供实时讯息的综合性新闻门户网站! 网站地图 | 加入收藏
抚顺新闻网
最新文娱 电影网站 装饰装修 灵异事件 特色产业 生活品质 体育竞技 旅游资讯 文化传播 家居建材
时尚生活 军事历史 家用电器 女性健康 军事频道 热门推荐 手机游戏 摄影论坛 热点推荐 农业技术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农业技术 >> 正文

不让我碰LOL的父亲,竟是顶尖高手 39

http://www.ohybg.com 时间: 2019-11-6 抚顺新闻网

不让我碰LOL的父亲,竟是顶尖高手 39

  此时的皇族战队议事厅内所有正式队员和教练聚集在此,所为的事,自然就是这次与cga的比赛,只见皇族教练手里拿着一张纸笑着说道:“这是刚刚传真过来的挑战函,cga负责人已经同意了我们的挑战。”
  此时除了云景和皇族队长之外,其他队员都疑惑起来,以前和一些战队的比赛战队内只要通知一下准备比赛就好了,可是这次却为此召开了战队会议,而且对手也并不是一线战队,这让他们很不解。
  “教练,不过一场和二线的比赛而已,您通知我们一下就行了,又不是跟一线打,还要专门开战术研究吗?”这时皇族打野突然说道。
  “这次虽然不是和一线的比赛,但是你们要却比对一线时更重视,这次的比赛对象虽然只是个刚进入二线的战队,但是他们现在这会的热度可是比皇族还要高,第一次进入联赛就拿到四连胜,获得了这次联赛的最高积分,如果我们能在他们炒的最火的时候打败他们一次,那么我们赢得不仅是积分比赛,还有名气,这可是可遇不可求的”还没等教练说,皇族队长就站起来解释道。
  教练看到这种情况满意的点点头,有这个队长在,确实为他省了不少的事情。
  “那既然那个cga能给战队带来不少名气,为什么没有其他一线行动?”这时皇族上单问道。
  “已经有过了,omg战队比我们下手还早,不过幸好我们把消息散步了出去,这块肉才没落到他们的手里。”皇族教练笑道。
  “omg也来插过一手?那我懂了。”皇族上单若有所思的一笑道。其实在这三支一线战队之中论综合实力最强的omg,但是omg却在每次的积分榜上都排不到top1的名次,其原因就是在这个大部分都是战队自发比赛的规则下,omg从不主动找二线比赛。更不会用那种半逼迫的方式去逼着别的战队应战,从而获得积分,而这次omg竟然都放下以前“清高”的架子来主动找二线比赛,皇族上单自然能懂这代表什么。
  “好,教练让大家就是为了做一次对战研究,和以前一样,由我来分析。他们的比赛我已经都看了一遍,其中可以明显的看出他们的上路和adcarry的实力偏弱,也可以说是很弱,完全就是三线队员的水平,之所以能起来,也完全是因为他们队员的支援,我特地注意了他们的打野,无论是反野还是gank都有突出的实力,甚至可以比肩一线,所以身为打野位的你一定不能大意。”

  皇族队长丁哲说着看了看打野位的队员,队员很快会意的点了点头,每次的对战分析都是由队长进行,教练充当的更向一个旁听的角色,他们的任务也是绝对服从丁哲的安排。
  “上路可以适当的打狠一些,三线的水平,绝对是你能压制的,不过一定要准备足够的视野,我刚刚起说过,他们的打野有些很出众的能力,线上被抓崩可不是我想看到的。”
  丁哲说完对皇族上单别有深意的一笑。皇族上单会意的笑了一声说道:“放心了队长,在这打那么多年,国服抓崩过我的除了omg的谢宇轩外,就没人了,那家伙是国服第一打野,我认栽了,不过那个什么cga的打野,我还是可以应付的。”
  皇族队长丁哲一笑,刚开口要说话,皇族上单有补充了一句道:“不过那家伙要是比谢宇轩还强我就没办法了。”
  这话说完除了云景在其他队员都笑了起来,丁哲也一直在笑着看着他,眼神中好像有些挑逗的说一句:“真淘气。”虽然cga的打野有比肩国服普通一线的打野实力,可是和当初的打野位的神话,omg的传奇般教练的唯一门徒相比,差距自然不言而喻,正是这个身份,也直接奠定了国服第一武汉去哪里治疗癫痫效果好打野谢宇轩无人撼动的地位,拿一个颇有天赋的新队员和他比,自然是个很不错的笑话。
  “好了,开过玩笑我们再继续来分析,接下来就是下路,cga的下路是个很有意思的一路,之前和晨光的那场比赛我不知道你们有没有看过,cga的下路选择了一个很有意思的辅助,一个只有进攻可言的机器人,不过也正是这个机器人成了对战晨光时的亮点,之前我也说过,cga的adcarry只有三线的实力,而这样的adcarry配合一个只有进攻性的辅助来打两个实力都是一线水平的下路,结论自然不言而喻,就是找虐,就算那个机器人拉的再准,我想最后得利的还会是我们,所以我会把那个机器人放出来给他们用,对这点你有什么意见吗?云景?”丁哲说完笑着看向云景问道。
  “没有,只要你能打好你的就行。”云景淡淡的回了一句。
  丁哲虽然不爽云景这个态度但还是一笑代过,现在并不是和他闹矛盾的时候,对于cga这一战,虽然自己已经有了退路,即便败了也对现在在皇族的位置没什么威胁,可是如果因为自己线上没有打好而败了比赛,那么自己在外面的名声一定会受损,这也肯定不是他想要的。
  “好,那么最后我们就来说,中路,我想几天前cga中路卡牌打爆sk三路的事大家应该都知道吧,也正是这一场才把他们推到风口浪尖的位置,才让他们炒的这么火热,由于教练的要求,为了让这一场赢的名声最大,就必须放出卡牌,放出卡牌没什么,我的中路你们自然不用担心,只是你们其他路……”
  “队长,你不会以为我们也会跟sk一样吧。那场比赛我也看了,其实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因为sk中路的那个替补,如果不是他送了一血,其他路也没容易那么把雪球滚起来,所以sk的败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那个替补,队长,以你的实力不会……”皇族上单看了看丁哲没有再继续说下去。
  “呵,这个你放心好了,国服内中路我还没有怕过谁,只是你们要记住一点,那个卡牌一旦进行gank,基本上就是确定了下一张就是黄牌,虽然我现在还不知道他怎么做到的,但是目前我们只要记住这点就行了,我特意查了一下,黄牌在一级的时候就有2秒的眩晕,6级主加w之后就有2.5秒,满级更是高达3秒,2.5的眩晕,在前期的gank是十分可怕的,所以你们一定要小心,不要太推线,只要过了对线期一切都好办。”
  丁哲说完这句话后其他队员都点头会意,他顿了顿又说道:“好了,以上就是我要讲的了,如果没有什么补充和疑问,那我就说到这了。”
  丁哲说完一片沉默,皇族教练看到这种情况站起来说道:“既然你们都没什么疑问,那么这次会议就到这里,你们先回去吧,云景,你留下来,我有话跟你说。”
  听到这话其他队员都有些疑惑的看了看彼此,不明白教练为何要让云景留下,不过他们当然不会问什么,教练要做的事他们还不敢多问什么,过了一会其他的队员都离开了会议室,此刻的战队会议室只剩下云景和皇族教练两人。 “你是个聪明人,我让你留下来有什么事,你应该知道吧。”待人走完后皇族教练首先打破沉默说道。
  “我知道,这场比赛决定了我的去留,十天之限也就是那一天吧。而且我还知道,就算我赢了比赛,也只是获得了暂时留下的权利,因为你的心里早已经走了更合适的人。”
  “哈,云景,你果然是个很聪明的人,如果你能打其他位置我一定会把你留下,但是adcarry这个位置就如你所言,我已经找到了更合适的人,他才16岁,不仅能力出众也有很高的开发潜力,所以……”
  “所以我必须让出adcarry的位置给他。不过很抱歉,其他位置我不能打,我只专注于adcarry这个位置,所以这场比赛之后我会主动走。”云景干脆的说道。虽然离开皇族他暂时不知道要去哪里,可是高父曾暗示过他,要取得更高的成就就只能离开皇族,他相信在自己真正走之后高父也会为他指出一条合适的路来。
  “云景,说实话,我还是很舍不得你这个选手的,不仅悟性高,而且很聪明,如果你愿意留下来当替补,我愿意照样付你以前的那些工资。”
  “一山不容二虎这道理我懂,我虽然不知道那个16岁的少年究竟有什么能力,可是从你对他的重视程度能看出来,他现在应该要比我强,既然技不如人,那我也会很识相的走开,皇族待不下去,并不代表其他的地方还容不下我。”云景笑道。

  皇族教练笑了笑站起来,吐了一口烟走到云景身旁说道:“你以为从皇族走了其他一线会收你吗?人往高处走,你继续在这里做你的adcarry虽然是替补,但是我还是会给你以前一样的报酬,这可比你随便找个二三线打要强多了,你不再考虑一下?”
  云景也站起来,眼神没有丝毫闪烁的笑道:“这个位置,你去找更适合的的人吧。”说完就转身离开,皇族教练干笑一声,随即露出一丝狰狞的笑来。
  云景走出战队就拿出电话拨了一个号来,那个号码正是高父家的,电话响了一会之后便接通,云景一听到接通的声音就立刻说道:“老师,您上次让我去找的那个人,现在可以告诉我吗?”
  “你...你是云景?啊,你等一下,我爸在房间,我把他叫来。”
  听到回话的声音是高洁,云景立马有些尴尬起来,不过也怪自己太心急,人都没问就抢着说。
  “哦...哦,那麻烦你了。”云景尴尬的回道。
  过了一会终于确定是高父接到电话后云景又把刚才的话说了一遍,高父一笑,把那个地方告诉了云景,这时云景才激动的回道:“好,这次我们和cga的比赛结束之后我就去,不过这之前我要好好的准备一下,不然最后可能会被落得一个踢掉的下场。”
  “云景,你很想留在皇族吗?”高父突然问道。
  “老师....为什么要这么问?”
  “这一战,你不就是为了保住在皇族的位置而努力的吗?”
  “老师,您想多了,这一战无论输赢我都是会走,只是离开的性质不一样,如果我输了,最后就是落得被皇族踢走的名声,如果我赢了,至少能证明我是主动离开。”云景苦笑道。
  “算了,你的事,你自己决定吧,该说的我也都说了,我还有事,就先挂了。”高父说完便挂断了电话,云景还以为是自己哪个地方说错了话,他不知道是因为高父怕掩饰不住嘴角的笑意,这场比赛,他十分期待,队长的门生,和自己的门生,两支不同的战队,到底会谁胜谁负?
  离开学校后我就走河南哪个医院专治羊癫疯在回到家的路上,苏珊之后也会跟着一起回去,还有最后半天的时间,这点时间还是呆在之后会很少回来的家内吧,可是当我来到门口的时候发现门又锁住了,最后半天家里还是要我一个留在这,我无奈的叹了口气开了门后来到客厅,当我走进客厅时视线不觉扫到了柜子上花瓶上,这时一个想法突然攻上心头。

  之前好不容易忘掉一点的日记事件再次浮现在我的脑海中,我是一个拥有轻度强迫症的人,之前刚开始打路人局的时候,我为了清掉价值1G的四人帮小怪而放弃支援近在眼前的小团战,因为如果此刻我放弃了清野而跑去支援,那么我整场都会很不自在,这就是可怕的强迫症,不过自从进入市队之后这个毛病才收敛了一些,后来来到省队更是不会再出现这种情况,可是一旦这种症状搭配我又有些强大的好奇心,那么事情就会现现在这样,一旦我想起日记的事,就要想法设法的弄清这件事的来龙去脉,即便时隔多久,有多难,如果这件事没法解决,只要我一不经意间想起,但还是不知道这件事的真实情况,就会到一个抓狂的地步,就像迷恋上罂粟一样。
  我再次来到花瓶前,把花拿掉后倒了下来,钥匙还在,可见父亲还不知道我上次已经偷偷拿过一次日记的事,我暗暗庆幸一下,再次打开第三个抽屉,日记也仍然留在这,我小心翼翼的拿出日记,再次翻阅,一如连载到现在仍然是小学生的柯南君一样,说道柯南君我又忍不住在心里吐槽一下,作者完了换助手继续连载下去,四十多年经久不衰,你,值得一看。
  正在我要被自己的冷笑话笑到时突然发现日记好像有些不一样,日记上多了一些撕掉的痕迹,我记得很清楚,原来被撕掉的内容是在决赛十强到八强的过程,还有最后一页对战te之前的事,但是现在连最前面的都出现了撕掉的痕迹,既然之前我从墓地刚回来看的时候并没有,那就是说这是在那之后到今天被撕掉的,我想我也知道了撕掉这几页的原因,应该父亲是怕我一旦找到日记,发现没有其他撕掉的痕迹而产生疑问,所以故意来这样做,我没想到父亲竟然为了这件事谨慎到这种程度,可见这背后一定有很大的秘密。
  这也更坚定了我把这件事查下去的心,我拿起日记仔细的打量着,这时我发现日记好像和之前第一次看到的时候有一些不同可是具体是什么我怎么也想不起来,我走出客厅,想借着阳光看能不能看的更清楚,当我刚走到外面时套在日记封面上的塑料闪了我眼一下,也是在这一瞬间我终于想明白,因为我的房间会有阳光透入,但客厅没有,所以当我在从墓地回来之后在客厅拿起来看没什么不同,但是当我走出去,当阳光透过日记封面上的塑料反射到我的眼时我才看出来,日记封面上的塑料被换了。

  之前第一次拿到日记的时候也有阳光照到上面,可是由于时间的原因,封面上的塑料膜已经无法反射阳光,但是看到现在这个封面,我才知道,日记封面上的塑料膜被换过,我虽然不清楚父亲为什么这么做,又是在什么时候做的,可是这个作为现在唯一的突破口我只能看从这里能找到什么。

  我想把塑料划破看看可是又怕不仅没发现什么还会被父亲发现不同,终于再一阵挣扎之中我还是决定,划破包在封面上的塑料,可是当我把塑料膜拿掉后才发现好像日记也没变得有什么不同,就在我刚有些后悔时听到指甲敲在日记上面的声音有些空空的感觉,我还记得第一次由于好奇也试探性的敲了敲封面,可是那时并没有这种声音,那么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我有试图性的敲了敲,发现只有前面的封面有这种声音,后面并没有。

  “难道前面可以放什么东西?”,我的指缝划过日记封面,然后惊喜的发现看起来有些厚的封面原来里面有一小部分是空的,而这些缝隙,恰好可以放进一些日记,这可能也是厂家专门设计的放一些用户的隐秘日记,而事情发展到这我也逐渐明白了一些,原来父亲之前看到我手里有日记会那么紧张的原因就在这,原来,之前那些被撕掉的日记就在这个夹层内,当初之所以没有空空的声音是因为日记还没拿出去,父亲是在这之后把藏在里面的日记给拿了出来,那么这样我也基本上可以确定一件事,父亲那天在墓地烧的,就是藏在里面的日记!
  一瞬间,好像所有事情都豁然开朗,我也在那一瞬间轻松了起来,可是当我再次想想整件事才发现,我发现这些有什么用?我确定了父亲那天烧的就是这些日记有什么用?我好像走进了一个迷宫,自认为已经找到出路,其实不过是绕到了另一个圈子里,我之前的发现在这里戛然而止,我暗恨自己没用,想要放弃,可是那些疑惑又出现在我的脑海中,而且在我经过这些推敲,确定了父亲所烧的就是那些被撕掉的日记后这种想法更加强烈,“不行!我一定要找出什么!”我又一次仔细打量整个日记,可是从外面已经根本不能发现什么,无奈我只能放弃,最后的希望,就是再仔细的看一遍整个日记,看能不能发现什么端疑。
  我从第一页重新开始来看,xx年xx月xx日,一字不露的看着,第二张,xx年xx月,仍然是些无关紧要的内容,直到第五页才提起了爷爷的病,不过是一笔代过,写的就是父亲回家发现爷爷有些好像不舒服,可问他,他却说只是小病,父亲当时也没怎么在意,后面几页也都没有提到,都是些募集队员的事,之后就是父亲为了不让我起疑心又故意撕掉的内容,我记得很清楚,那些也只是cga成立之前的琐事,为了不放过一丝线索我又把里面的照片也抽了出来,可是仔细的去看,还是没有发现什么,不过是几个人的合影照,还有一张cga正式登记的表格,我无奈的继续翻下去,看到父亲和te之间的牵扯,看到世界大赛那一天,也就是从那里,我更加仔细起来,cga te 同时冲进十强,之后就是被撕下的痕迹,这也就是说十进八的过程中,一定发生了能牵扯到整个秘密的事,可是无奈,从之前到现在,根本找不到能推敲出这其中会有什么事的记录,而这个时候,我也不知不觉的翻到了最后一页……

  最后一页,最后一丝希望如果再找不到什么线索,即便我再强迫也只得放弃,除非我亲自去问父亲这件事的来龙去脉,可我知道这是不可能得到答案的,父亲既然废了那么多力想不让我对这件事有什么疑惑,也自然不会因为我问就告诉我。

  最后一页的两面的记录日子是连续的两天,这在这个流水账式的记录中很少见,“XX年7月21日。

  我们开始争夺最后八强的席位,我们很有信心能在这次决赛中拿到至少三强的位置,能与我们争夺冠军的也只有te和gg,cga从刚创建的小战队,走到了今天真的很不容易,大家也怀揣着梦想走到现在,所以我不能,不能抛弃大家的梦想,其他的是,等到比赛之后,只要我们拿到冠军一切都好办,这不是在赌,这是唯一的希望。”

  最后一页的第一面到这里就结束了,之前第一次看到的时候我还没发生什么疑点,里面说的“其他的事”无非就是父亲想要通过拿到冠军的奖金来治西安哪里治疗癫痫病好爷爷的病,可是后来爷爷却在八强决赛前去世了,但是今天我再看的时候却又发现什么,父亲日记里说的“所以我不能。”开始我以为可能就是父亲在这之前听到爷爷的病,犹豫要不要放弃比赛回去,最后得出的结果就是“所以我不能。”

  可是我现在又想一遍,会不会这是指其他的事?不能后面的那个逗号要明显比其他的笔墨用的多,好像是父亲当时写到这里的时候还在犹豫,所以因为停留的时间长,而会显得笔记重些。

  翻开日记最后一面“XX年7月22日。我们赢得了联赛八强的名额,明天,就是八强决赛的时间,我们的对手是te,我不知道这是不是天意,但我会全力的去比这场比赛。”我不知道这最后一面我看了多少遍,此刻我只觉得大脑隐隐作痛,可是即便这样也没有一点头绪,我快放弃了,拿着日记回到客厅,躺在沙发上,试着什么都不想,让工作超频的大脑好好休息一下。

  我想看一下时间,便拿出手机随意的看一眼,7月29日,14:06,时间过的可真快,好像就像一转眼的事,我还清楚记得联赛开始之前,当管理员告诉我们这次联赛要上体育频道的时候,当我看到上面赫然的写着:“7月24日9:00北方联赛esu vs cga。”我们吓了一跳,没想到第一次参加联赛竟然会上这种节目。那时我做梦才想到联赛过后会出现最后这张结果,不过美梦成真好像也没有太多兴奋。恍然间,我就忘掉了眼前的事,我这跨越性的思想在这时帮了我一把。

  “算了吧,几句话能查到什么?”当我再次想起眼前的事时,无奈的叹了一句,我慵懒的从沙发上起来,整理好日记,想要把它重新放回去,虽然有些不甘心,可是我也尽力了,可是就当我起身正要走到花瓶旁的时候,脑子有一个思想突然一闪而逝,这种感觉就像有时刚发生的事你却以为“它”在某时出现过一样神秘,我停下脚步,再次翻开日记,不过这次却是直接翻到最后一页。

  “XX年7月22日。我们赢得了联赛八强的名额,明天,就是八强决赛的时间,我们的对手是te,我不知道这是不是天意,但我会全力的去比这场比赛。”“XX年7月22日。我们赢得了联赛八强的名额,明天,就是八强决赛的时间....”“XX年7月22日。我们赢得了联赛八强的名额.....”我像着了魔一样一遍又一遍的去看,就像背一篇文章一样,最后,我把他定格在第一句,也是最简单看似毫无意思的一句“XX年7月22日.......!”

  一瞬间,我终于看到了之前想要找的端疑,可是同时这个却又把我吓得不知所措,日记上已经沾了许多手中的细汗,我心不在焉的合上日记,吞了一口水,准备先把日记放回去,可是就在这时父亲不知什么时候突然出现在客厅门口,我再一次拿着日记,注视着父亲的眼睛。“你....你从哪里拿到的。”这一次父亲并没有从我手里抢回日记,而是有些吞吐的说道。“那个柜子里。”我暂时放开那个疑问不谈,指着藏着日记的柜子说道。

  “你拿它做什么?”“爸,那天,你在爷爷墓前,撕掉的什么?”我没有回答父亲的提问,反问道。“就是从里面随便撕掉的,不是跟你说过了?”“爸,我在刚从墓地回来的时候,看了一遍日记,发现那时前面几页还没有被撕掉,可是现在前面却又被撕掉了,这就说明日记是在我从那里回到来之后到今天这段时间被撕的,您为什么要这么做?是怕我找到日记之后发现并没有新撕的痕迹而故意做的吗?”“呵,叶梦你在说什么?我干嘛要这么做?”“爸,还有,这个日记封面是可以藏一些东西的吧,之前您那么紧张看着我拿着日记,也是怕我发现夹层的东西吧。”

  我再次说了一个疑点,试图让父亲主动把事情说出来。“确实是有,不过只是一些不重要的而已。”父亲再次向推过,我终于有些忍不住的说道:“爸,那二十多年前,闹得满城风雨的报道,cga队长收贿eu钱财,把队内全部技术都给了eu,并且退出决赛,解散cga!这件事是真的假的!”“混账!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你在怀疑我吗!”父亲突然咆哮着怒道。

  “那你之前告诉我因为爷爷去世你不得不放弃决赛回家,可为什么爷爷是在28号去世,日记最后一页写的确是22日决赛!”我终于抑制不住心里的情绪,同样的大声道。父亲没有说话,从我手中拿走日记,然后迅速的翻到最后一页“XX年7月22日。我们赢得了联赛八强的名额,明天,就是八强决赛的时间....”“XX年7月22日....”“XX年7月22日....”

  当父亲反复的看着这个日期一会后,立刻瘫坐到了沙发上,他没想到自己百密一疏,竟然犯了这个最致命的错误,是的,一切事情都不像之前那样,那不过是他根据回忆稍微改造一些后的结果,事实上就是自己回来的几天后,自己的父亲才宣告抢救无效的,他不禁苦笑了一声,没想到到了这个时候,还是要回忆起那段他最不想回忆的过去....

  “下面,我宣布这次联赛的十强战队,来着中国的cga,来自韩国的te,来自欧洲的eu ,gg.......明天将进行10进八的决赛,这十支战队将争夺决赛最后的八强名额!”当主持人的声音响起时,cga的其他队员都沉浸在一阵激动兴奋中,可是此刻的叶然却高兴不起来,因为就在昨天,母亲打电话告诉自己,父亲的病又在恶化,而且家里的钱也没剩多少。

  “队长,你...怎么感觉有什么心事啊?”张扬看到有些不对劲叶然问道。“哦....没什么,大家好好准备联赛,八强一定是我们的!”叶然强忍住自己的情绪故意激动的说道。“嗯!八强,一定是我们的!”张扬同样激动的回道。

  “欢迎大家收看今天的赛事专题节目,今天我们请到了著名的职业分析师,来谈谈现在进入十强这十支战队,请问您更看好哪几支?”“我觉得中国的cga状态很不错,从他们之前的那几场都能看出来,他们对阵容的理解十分透彻,总能制定出一个很独特,有很完美的阵容来,而且围绕这个阵容又有很多的打法,变化很广,执行力强,我觉得他们很有希望冲进最后的三强!”

  当叶然走在城市的街道中时,高楼的电视墙正播放着这个节目,可是他却无心观看,暂时离开了战队,他也就不用装的那么斗气十足,开始想着眼前的难题,父亲的病怎么办?如果有所好转,那当然是最好,可是病情如果继续恶化呢?拿到冠军,拿到奖金就能解决,可是如果没有呢?对父亲的病就放置不管吗?不,他做不到,但是虽然他做不到,可是此刻他却没有一个办法。

  正在他满腹心事的走着时,突然撞到一个人,叶然心不在焉的说了一句“对不起”之后继续走着,可是那人却挡在他的身前,组织了他的去路。  叶然抬起头,发现他并不认识这人,于是下意识的把他当做一个想要找茬的,于是开口说道:“我已经说了对不起了,你还想怎么样?”

  那人一笑,可这笑让叶然很不自在,正当叶然要继续走时,那人开口说道:“叶先生,我们老板,找你有些事情。”

(未完待续)

友情链接
Copyright ©2018 http://www.ohybg.com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